钉时候工祈隆拘谨地坐在他的办公宅里,常常会


坐T  会儿,就站起来说,我先走吧  那老张也小挽留.说,上了啊?王祈隆逃也
似的离外老张的办公室,于心里竞积满了汗水。
    老张确实足个好人,fR有时候和好人在一起会让你文累
    钉时候工祈隆拘谨地坐在他的办公宅里,常常会看到有人手里瑞着一个茶
杯.赎首方步走进来  人家·进来.他就赶忙站起来.一到谦恭的样子c咖知人
家音也4\看他.过来站站、看看,钉时候说刘话,钉时候连句话也不说就走了
他站厂几次、老张就说、你别站,他也不LA识你,站起来下吗’上祈降说,怕是人
家领导过来找你:老张笑道:领导哪里会下来找我?冉者说厂.要是领导真过
来,我小早就站起来了!
    第凹大*老张看到王祈隆就窃出广笑脸、名张说,批了批了[领导批了,八
你去地区农校当老师。我现在给你开信v今大就可以报到了。
    各张只顾白己高兴,他没有铰意看王祈隆的脸。年轻人的脸刷
老半天才蹦出来四个字:农校?
    是啊.足啊,是咱们地区的农校啊:
    找不是农、IL局要问来的人吗’怎么会去农校”
    唉!你没开叫FI,农校还不就是农业局的嘛!
    于祈降想‘想,各张说的是没钳、农性确实是农业局系统的,
情.和色张也说个清,上祈隆说,张科长、我想见见局长,
    什么?老张的眼镜羌点掉F来,你想见局长?
    是!1;祈降的情绪已纤反映在声音里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