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很有可能原来就是在庙院里设的,不知道刚


 王祈隆看着他,没说话。
    局长忙得很啊,我想见他部很难。我建议你还是先去报到吧,等你熟悉了
情况回头再说。
    王祈隆觉得白己的心和身子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地下陷v脸上的表情不知足
气愤还是悲哀,有一种被拐矣的感觉,血一波一波地住脑门子上冲c
    老张站起来拍拍他的肩膀说.小王啊*你还年轻,有一份固定工作已经不容
易门我孩子他们年龄比你都大,还在家待业呢[好好十.什么都得一步一步
来。老张又说.小土啊,我在农业局部干了三仆多年了.混了个科长还是副的;
年轻人、干点学容易吗?
    王祈隆就这样进了距阳城市内还有五公里的农校。学校坐落在三国时期
的一处遗迹旁边,据说这里曾经是魏国的一个演武场。学校院子的东南角还有
一座击底,古庙边上有几棵柏树,粗大约树干腐朽弯曲.大概很有一些年龄了*
学校很有可能原来就是在庙院里设的,不知道刚建校的时候,有没有让学生们
在宽敞的庙堂里上过课:现在的学校显然是比原来的庙院扩人了几倍,抑或是
十几倍;
    倚着庙堂往后走,是几排矮矮的青肪瓦房,房子的年龄大概比王祈隆还大。
院子里普通的树都是有些资历的了,好像都有灵性似的,不管牛长存哪里,就像
天生就应该在那里一样.雄踞一方。学校院子坚大块的主地都放学叶:和老师家
属种上了各种青菜,春季里还种上一些瓜果和花生,这既体现了农校的特色.也
使院子里到处都是绿色;这个学校每年的招生名额很少,几个年级的学生加在
一起也d几百人,即使在他们休息的时候,学校荫荫的绿色也会遮盖件他们.好
像农校的主角是植物晰刁;是人。院子的西边有一条河,河面不宽,水流量也很
小了*可是水却是出入意料的清澈。傍晚有河风吹起.人走在河堤上,是多么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