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分了—间屋子给王祈隆.匣子大约有十七八


清爽啊[
    这里其实是一个很神仙的地入,只可惜和王祈隆的想象差距太大了。他义
太年轻,那个时候,他年轻的小气正浮躁着,对生活不着边际的设想,正充斥在
他的心头。于祈隆眼睛里看到的.这个他要工作和牛活的地方,全是破败和颓
唐;
    学校分了—间屋子给王祈隆.匣子大约有十七八个平方米。学校里所有的
屋子都是一样的,地面一律用现烧的吉砖铺了.屋顶是用芦苇或者黍秆做的顶‘,
屋干与屋子之间的山墙.全是半墙,砌到横梁处,不隔音。从顶北边的屋子里放
个屁,顶南边的屋子里一”定有人喊臭i老鼠们在顶棚上面横行无阻,轰隆隆的
奔路声援耳欲聋。难怪住在下面的那些为人师表的先生,一个个会被弄得无桔
打采.胡须稀疏面皮黄瘦,渐渐露出仙风道骨般的面目来。
    王祈隆失去了到北京读研究牛、留公大学当老师的机会,本来想着能用白
己的满腹才华报效家乡告慰奶奶.淮承想一猛子扎到这么个破烂地方,他连哭
的地儿都没有厂。王祈隆羞愧得元地自弃,他不为自己,单为他的奶奶.已经是
伤心到了极点。
    王祈隆对生活和爱情的热望一厂子降到了最低点,每天半死小活地去给那
些半生不热的、比自己小不f几岁却是死活看不上眼的学生们上课‘J他们大多
65是些农村出来的小瓜蛋蛋.没有出过门.没有见过世曲,把个农校看成了高等
学Vf,知识还没学会多少,却先学会了交弄,把社会J:一些庸俗的东西带到学
校里束。学生中间竞然也有闹恋爱的,跑到校国外面的小讨边占,tH议促惋的
样子,是农村人相媳妇的翻版,那架势牛硬得让王祈隆哭笑不得。他们能切道
什么是爱情呢?
    他竟然忘了自己也是来自农村*也订从他们这样的年代过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