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约是三年前,农Jd六月卜旬,母亲的生日,我


  万各菊,原产于墨两哥及美洲各地,喜温暖、阳光充足的环境,
能耐早霜和半阴,届一年牛或多年牛草木植物。从其l:花颐物中提取
的叶黄素是’种天然色素,广泛用于食品、医药和纺织行业。我国的
万寿菊种植过左以东北为中心,近年来逐渐萎缩;而以估柿为中心的
滇东地区在1999年开始种植,中于光照、土壤、降雨等白然条件,吊
现山投入少、适应广、潜力大的特征,阅巾得到迅速推广。我的老家
毗邻拈益的万寿菊基地.受艾影响,种植较早,目前已成为灼烟之外
的重要经济作物。
    大约是三年前,农Jd六月卜旬,母亲的生日,我回到老家,兄妹儿
个义集合在一起c出为农忙,平饭后就跟着二姐夫采摘万寿菊c我的印
象中,在大地上种植花卉是一种非常莫丽的事情,所以面对那些大X—大
片的花地,内心中常会有一些似是而非的想法。事实上,人们已经把万
者菊种植与旅游文化联系起来,每午都摘些赏花会之类的活动,吸引
了许多摄影爱好者,制作山许多莫轮莫典的艺术画片c浮光炽影的一些
见闻,使我村这样的花事怀着一种诗意的好感。
    二姐家的万寿菊就种在原先的本果园里,周边别人家的地里种的
也是万寿菊,看上去铭是壮观*[是中午,IQ光照着人片黄色的花地,
满眼都是黄金的颜色,让人不出得从内心深处发山感叹c十地潮限、松
软,介腰深的花棵上缀满了盛开的花朵,花朵上还沾右些微的露水。那
一天,我确实是怀着万分的欣喜采摘川p些沉甸甸的花朵。享厉,我曾
经亏过一些勺子,记录了当时的感受:
    这一片红土园地/因为贪疥/已没有太多的期待/侍弄了
那么多年/多少也要给人一点安慰/逝者的汗水与骨肉/喂养
着高原的太阳/让绽放的鲜花/像收集露水那样/在立秋之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