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一直都无意赞美这种花的美丽,作为一个胸无


将我们召集/仿佛回到早年/劳动也可以成为享受/多少年的
阳光/终于凝聚成今日的灿烂/黄金一样的花朵/照完了一万
年的一天/然后被送往收购站/并将每公斤四角七分的欣悦/
带给我的=姐
    我一直都无意赞美这种花的美丽,作为一个胸无大志的小市民,我
的目力所及,只是身边‘些与自己有关的享c那时,父亲已经去世,他
留下的果园日渐光疏,勤劳一牛的二姐依然邯着那片土地.邯望着自己
的幸福生活c母亲的生U讣我们义聚在一起c与花有关的劳动唤起j’我
们共同的记忆和血液中相通的情感,才真了那灿烂的一天c欣悦并非冈
为花的美丽,但绝对与那些在阳光下盛开的花朵有关。如果说“欣悦”
是‘种诗意的“美”,让人感到纯净,那是阅为它在呈现美的问时已经
过滤或者遮蔽了那些我们不愿意面对的东西*诗意的背后.却是粗陋具
体的现实。
    勺JL相关的那些劳动难以让人感到轻松c我参与的仅仅是采摘这一
个环节,一个多小时,晴好的天气。如果花种很多,采摘义遇到雨天,
就非常糟糕c技收购点的要求,采摘须在下午进行,这时的花朵被阳光
晒拧了许多水分,成色好,不乐称。如果时间允许,价格也公返,这d6
许没什么问题。仙这时节农事繁忙,如果花种得多,人手少,就只有从
早到晚地文摘。没柯谁愿意早晨左摘花,露水太币,即使石所防护,一
个早卜下来,大半个身厂还是湿厂,从外到里湿透厂。虽然早卜采摘的
JL在斤头似乎nJ以占点伎宜,但收购点子齐对策,要打折扣,扣除合分
之=十甚至史多比例的水分,即便是下午摘的,同样会被毫不留情地刨
掉许多损耗c很多时候,花农的不满也表现在脸上,甚于跟收购点的人
吵闹起来,但最终屈服的仍然是他们c/L都种了,又采摘下来了,总不
能不卖吧[生为农民,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,很多事情都是身不中已,
泞杆只要勉强过得去,也就妥协了。守着这点土地,除了种点粮食,种
点烙烟,种点花,还想怎样?何况右些人家想要种点花都还不行呢。
  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  ’些人发现自己得了“种怪病,先是浑身
发痒,然后一片这一片的小疙瘩,挠破了,就淌黄水,日夜不得安宁。
得这种病的人多厂、才发现是对花过敏、只要去摘过花,从至从花地里